月皖是女A!

三点一线【雷安】序章

是月皖认真的第一篇文,萌新文手在线沙雕。
人设属于雷安,思路属于数学课,ooc属于我
是美好的岁月静好的故事。很简单的美好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 干枯的枝桠镀上了皑皑白雪,冷饮店年轻的老板娘艾比搓着手,哈出一口冷气,抱着一杯苦瓜奶茶站在伫立在小店门口,这条街不在商业区,不免有些凄凉,旁边小小的ktv霓虹灯还在闪烁,狭窄的街道上雪融进了泥土,被车带压平了。小店里亮着昏黄的灯光,淡绿色招牌染上了温暖的色彩,卡米尔和埃米屋内在喊着她,原木的小方桌,淡蓝色的壁纸,墙上温馨的合影和这条街的萧条格格不入,他们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,珍惜享受着这里简单的美好。
       艾比看起来在等人,但是她好像不知道在等着谁,似乎是一个很重要,很重要的人。卡米尔把他的红围巾围上了埃米的脖子,遮住了后颈的吻痕,然后陪他一起看着门外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好像都在期待着,期待着一个或两个不属于这里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愤愤的踩着地上的雪,他不知怎么的,从那个该死的凹凸大赛和安迷修同归于尽后,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个鬼地方,雷衍好像不记得他一样,谈着什么"公司"的事,总之还是对他图谋不轨,雷狮义无反顾的同样选择离开,反正自己也不懂什么,他花了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弄懂了这个世界的小玩意,坐着火车就到了这个星球,不对,应该是叫省份。
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,他置身于陌生的世界,这该死的地方的天气,冷的简直要命,他还穿着薄薄的一层卫衣和牛仔裤,最悲伤的故事莫过于他在这么个不熟悉的城市找不到住处。他并非吃不了苦,而是这里室外温度真的太tm冷了,寒冬的太阳带不来多少温暖,融化了的雪水混上泥土,把小胡同的土路显得有些泥泞。雷狮拉着行李箱,背着旅行包,他自己也不知道装些什么东西,反正离开那个家总是好的。渐渐的穿过小路,眼前宽敞了起来,正对面一家干净的冷饮店,还有暖黄的灯光。雷狮紫色眸子里的光开始流转,他看到了门口的女孩,红发的女孩,还有屋子里的两个人,黑色的头发,淡绿色的鸭舌帽,他再熟悉不过的形象,也再思念不过的形象。雷狮愣了一会,强装镇定,说是不激动都是假的,任他再要强,但在这无依无助,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生存的环境中,卡米尔就是他的得力助手。雷狮调整了一下情绪,款步走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红发女孩看到有人过来,拉开了双开的玻璃门,"欢迎啊帅哥!这里有暖气有wifi的呦",雷狮没有过多的搭理她,准确说他认识这个人,参赛者"艾比、埃米"安迷修经常保护的那个。"安迷修"三个字,突然像唤醒了什么很久前的记忆一样,这个人清晰的走进了雷狮的脑海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好像是很久很久前的人了,喜欢吃面包,喜欢园艺,自称"最后的骑士",是个恶心帅......
         他把那剑戳进了雷狮跳动的火热的心脏,又抱着雷狮,仰天自刎,安迷修啊安迷修,你生来就不该有两把剑的吧......
        " 如果你赢了这个大赛该多好啊,你就能帮助更多的人了,这不是你的愿望吗?"
         雷狮想着想着愣在了门口,被艾比的吆喝声拉回来,他现在在一个陌生的冷饮店,遇到了卡米尔还有两个参赛者,没有安迷修。"卡米尔!来客人了!你要不要去烤一点甜点?"卡米尔简单的嗯了一声,走进了小小的工作间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找了一个地方坐下,开始思考这一连串诡异的事情。那个艾比不怕他,卡米尔也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好像不认识他一样,那么.....这个世界的人都不认识他了吗?那个叱咤风云,一挥手翻天覆地的大赛第二名。
        艾比带着笑来到了雷狮面前"帅哥喝什么呀?",她的笑是真心的,是那种洋溢着幸福的笑容。雷狮抬眸,不经意的问了一声"艾比?"女孩一脸吃惊"你认识我?""是不是安哥告诉你的?这家伙人脉还真广,身边全是帅哥。""哦,我都忘了!您喝什么?"艾比的话涛涛不绝,反正现在店里也没什么人,他们姐弟俩也不愁钱,反正卡米尔有不少能给他们用。"一杯炭烧咖啡。不要奶和糖",艾比经过迟疑后一笑"好嘞!埃米快去煮咖啡!"
然后自己坐下和雷狮闲聊,雷狮也是无聊,不过这小女孩叽叽喳喳的确实有些烦了,和卡米尔聊天要愉快的多,"你认识卡米尔?"雷狮实在是好奇这个问题,他们这群人是怎么搞到一起的,来之也就安之吧,雷狮想开了不少,这里没有人对他动手动脚,也都没有刀剑相向,没有胜负什么的,他虽然霸道了些,但没有人束缚他,自由自在,在这里安心的活着也挺好。和他们聊两句,好像也没什么不行吧。
         "卡米尔?他好像喜欢我弟吧....现在在这里做甜点,挺好吃的。"
          卡米尔端着甜甜的纸杯蛋糕出来,坐在了艾比旁边,"怎么了?"
           "卡米尔,你有没有什么失散的大哥什么的?"如果卡米尔有一个叫雷狮的大哥就好了,哪怕不是他这个雷狮也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 "雷衍,我不喜欢他。""就没有了吗?""没了。""呵,就他那样也没人待见。"雷狮吃了一小块蛋糕,看到埃米端着咖啡走了出来,随后把咖啡放在桌上,叫了一声"安哥!"
         雷狮听到这一声,手中的餐叉掉在桌上,叮咚一声清脆的响声。"艾比小姐,在下这次出门带了礼物来哦。店里来新客人了吗?"安迷修的目光随机飘像那个清秀的轮廓,手中的礼盒也掉了,精致的弗列罗巧克力球掉了一地。
"恶党!你别想打扰艾比小姐的生活!"
"哎呦哎呦,这不是我们正义的骑上吗?您老人家认识我?"
安迷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恶党,他好久没有说的称呼了,雷狮专属的称呼。来到这里后他一直在找一个人,可是查无音讯。雷狮对安迷修的反应甚是惊喜,甚至有了调戏他的念头,安迷修真的认识他!雷狮直接什么也不顾把安迷修拉出了门,剩下三个人在屋里面面相觑。安迷修眼角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了,晶莹透彻。"雷狮,恶党。""傻子骑士。"。然后两个人吐出了四个字,带着疑问,又语气好似肯定句。
"凹凸大赛?"
"安迷修,好久不见。""雷狮,好久不见。"
雷狮挥了挥手走进了冷饮店"本大爷可没空和你玩游戏,我还没吃东西呢,以后出门可别说我认识你这种恶心帅"

好久不见。
序章·完